门业小说网 都市言情 跨越古今的风流商人 第240章日本之行-夜宴群欢

第240章日本之行-夜宴群欢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 ](快捷键→)

小说:跨越古今的风流商人| 作者:半夜寻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此时的马云龙正“火气冲天”,应了色友们的话:鸡硬无亲戚!尽管里面有自己的爱女,但他已经管不着了!女儿已知晓自己的父亲是贪恋女色的男人,他进去找申瑶和陆柔发泄,将女儿爱嫣赶出去就行了!

    他正准备行动时,忽然房间电话响了,他上前一看,认得是陆书记房间电话打来的,他不得不接,接过之后一听,是陈青打来电话。陈青通知:代表团所有成员半个小时后到一楼集合,上车赴宴,不得迟到!

    唉!没时间了!马云龙暗想。他只好对里面大喊道:“各位女士,请注意啦!半个小时后在一楼集合,可别迟到啰!”他话一出,里面的三位女生开始忙乱起来。半个小时时间对于男士而言足够了,但对女生可就太急促,她们还需要化妆打扮。不到五分钟,第一个冲出来的是爱嫣,她只披一条大围巾,她见到自己的父亲根本没有什么可害羞的,就披着一条大围巾里面光光的,大大方方的到自己房间打扮起来。申瑶是第二个出来的,她心中已把自己当做马云龙的女人,她也没有可害羞的,她还大大方方的跟马云龙打声招呼,到马云龙的主卧房去打扮穿衣。

    第三个出来的陆柔就不习惯了,因为沐浴间只备了两条大浴巾,轮到她时,只剩下两条小的浴巾,小到只能捂住一个部位。她没办法!只好用这两条小浴巾捂着胸口和,当她发现马云龙在主卧门口瞅着她时,脸红的若朝霞,头低着不敢看马云龙。马云龙第一次看到陆柔雪白的身子,没想到她的身材不输于申瑶,甚至她的胸比申瑶还大。陆柔被马云龙盯得很不习惯!她只好羞涩的说道:“马大哥,你能不能回避一下?我们女生要穿衣服打扮。”马云龙只好点点头,难堪转身回避了。

    他还要回爱嫣的房间穿他的马燕尾礼服,他一进屋子就见爱嫣正光着身子试几件,她瞅见自己父亲的到来,不以为然的问:“我该穿哪件好呢?”马云龙先不回答自己女儿的问话,说道:“你能不能检点点?一个大姑娘家在男人面前光光的,害不害羞?”

    “嘻嘻!你是我爹,又不是别的男人,有什么好羞的?我的身体是你跟我娘一起给的,你看我的,不就等于看你自己吗?”爱嫣大大咧咧的回答,她说完还很夸张的摆出一个造型,请她父亲欣赏自己绝佳的身材。

    真拿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没办法!她这话是什么逻辑嘛?惹不起,还不能躲?!马云龙抄起自己的燕尾礼服,走出房间,回避自己女儿。他对着穿衣镜匆匆穿上衣服,穿上锃亮的皮鞋,离开了让他热火膨湃的地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了,所有的人都在等代表团最美的三个女孩,他们都是过来人,知道漂亮女孩的打扮最耗时间,今天晚宴招待会的风采全靠她们来争光,可以多等她们一下时间。又过了五分钟,还不见三个的踪影,陈青坐不住了,他是代表团的副团长,负责代表团的日程安排和后勤,时间拖得太久会迟到的。陆书记脸色挂不住,因为三个迟到的成员中有两个是他的亲人,他做为代表团的团长不能循私,否则会影响大家的行程。陈青是最会见风使舵的,他立马想上去看个究竟,可陆书记不同意!因为他是这次行程的组织者,不能擅自离开。马云龙见状,自告奋勇的表示自己上去一趟,陆书记很高兴的同意,马云龙去是最合适的。马云龙坐电梯上去刚出来,就见三位美女急匆匆的往电梯间跑,她们见马云龙来接她们,乐得大叫起来。马云龙问她们为何没按约定的时间到下面集合?申瑶说半个小时时间太紧,而且爱嫣穿的不配她所穿的晚礼裙,所以临时又换上,耽误了点时间,请大家原谅!

    这时马云龙才仔细观赏三个美女的穿着,申瑶之前已看过,他没顾得看,他欣赏起陆柔和爱嫣的着装来。爱嫣今天穿的是粉红色公主裙,活泼可爱,领口弯月形的设计将她胸前的雪白展露出来,脖子围着一条小领巾恰到好处。再看陆柔的,她穿的是吊肩式米黄色的晚礼裙,既体现了中国少女的端庄美丽,又有中国女人的睿智风范。马云龙看着看着不由得呆啦!要不是爱嫣催促,他早就忘记了时间的重要。

    当四个人来到一楼大厅集合时,几乎所有代表团成员不少人“哇”的一声叫,都被三位漂亮女生的绝世风采所折服。他们阅女无数,平日里道貌岸然的,到了晚上各自搂着漂亮mm海誓山盟,或者在唱“迟来的爱”,他们见美女多的去。今日三个美女跟他们以往所见的美女大不相同!因为要找长得漂亮的女人容易,但要找有气质、有修养的漂亮女孩可就难找啰!在他们心目中,漂亮女人的眼里只有钱和欲,眼中空空洞洞没有任何东西。可看这三位漂亮女生,她们眼中清纯透彻,没有一丝的欲和求。

    陆书记不好当众批评她们,他一声令下,全体代表团上了豪华大巴士,往举行宴会的酒店行去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比前两天的隆重,日本当地名流来了不少,宴会采用的是自助餐。日式菜跟中国的确不同,他们以海鱼和寿司为主,讲究新鲜和清淡。日本的清酒像中国的米酒,酒味不重,马云龙知道日本清酒喝下去不呛人,但后劲挺大的,他选择喝中国产的葡萄酒,跟女士们一样。一位日本商人模样走过来,用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道:“你喝这酒不行,是女人喝的米西米西,应该喝这个。”马云龙很讨厌这个日本商人这样说,谁说葡萄酒是女人喝的?难道喝你们日本清酒就是男人嘛?他恼道:“我不喝这酒,也不喝你这酒,我们一起喝中国的茅台如何?”

    显然这位日本商人听懂了马云龙的话,他说道:“哟西!中国茅台,很好!我跟你喝。”马云龙见日本商人接受挑战,当下让服务生拿四瓶中国茅台过来,每人各两瓶。这位矮胖的日本商人眼都大了,好家伙!两瓶烈酒灌肚,他如何受得了?他反悔了!他要求换日本清酒喝算了。马云龙可不高兴了,他最瞧不起的是懦夫,那种刚开始装英雄,后来搪塞想装狗熊的男人最不是东西。他这次绝不放过这日本商人,非要小日本喝茅台,他退了一步,小日本喝两瓶茅台,他喝日本的四瓶清酒,酒量是小日本的一倍有余。小日本妥协了,他自认为马云龙不了解他们日本清酒的厉害,二瓶换四瓶很值!

    “小日本的清酒真难喝,比喝马还难喝!小日本人是不是没进化完?”马云龙心想道。他几口就喝下一瓶清酒,快速喝下去,用不着一直难受。小日本也打开一瓶茅台酒,几口喝下半瓶,围过来的人都齐声为他们叫好!包部廉更是夸这位日本商人真厉害,一下子就能将中国的茅台喝下一半。马云龙心里很不爽!包部廉不给自己人鼓劲,反给日本人鼓劲,一脸谄媚相,整一个现代汉奸。他气得“咕咚咕咚”把剩下的三瓶清酒喝了下去,因为他深知这次不能输给日本人,他运转自身的内功,将大部分酒精很快化掉,可水不能化掉,胀在泡里很想。小日本不行了!他才喝完一瓶半就刚开始发酒疯,乱说一通酒话,明眼人就知道这次的胜利者是马云龙,小日本完败!

    马云龙想,不想再跟日本人耗下去,他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离开去洗手间排泄。男女卫生间有一个共用的洗手池,装饰非常豪华,马云龙排泄完走出来,发现洗手池只有申瑶一个人在,周围都没有人。他凑到申瑶耳边说:“你今晚真美!好多男士都盯着你看。”申瑶微微一笑,算是对他的认同,然后有些嗔怒道:“我也知道,但我发现这里的男士好龌龊!老盯着人家下面看,特别是那些日本人,矮不啦叽的,不是平视盯我的胸看,就是盯我的下面,眼光好似要我这套晚礼裙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吗?证明你有魅力!我都想看一看你的裙内风光。”男人色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死啦!我都是你的人了,你想什么时候看不随你?”申瑶娇羞道。她刚说完,从女洗手间窜出陆柔来,她可能听到后面一句,随口问道:“小姨!你要给谁看?”接着看见马云龙,忽然意识到什么,脸忽然红透满霞。申瑶怕陆柔知道太多,拉着她离开。马云龙也跟着出来,在拐弯角的时候,申瑶忽然窜出来,低声对他道:“如果你想看,改天我穿这身晚礼裙,让你钻到我裙下面看个够!”说完,脸一红,人快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马云龙出来时,瞅见喝得酩酊大醉的这位日本商人在拿他脖子上的玉佩胡说一通,旁边可能是他的小秘,会说中国话,她把老板的话翻 译出来。大概意思是:这块翡翠玉佩是他爷爷从中国带回来的,非常值钱!包部廉一眼看见这位商人脖子上的翡翠玉佩,就大叫道:“这块原跟我家的是一对,是我奶奶带的,上面刻有我家‘包’字,是凤佩。”翻译将包部廉的话翻译给她老板听,这位日本商人连忙点头说:“哟哂!”

    包部廉就问他从何得来?这位日本商人喝昏了头,这块玉佩看来是他们家的荣耀史,他平日里就瞧不起中国人,所以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这是我爷爷在大日本帝国侵略中国时,一个漂亮的中国女人,然后取她脖子上的这块玉佩得来的。”说完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起来!女秘书翻译时表情很难堪,但还是翻译出来。包部廉听完后,脸色大变!他脸色呈猪肝色,若不是顾及影响,他早就大骂起来!

    这是可以理解的,包家的奇耻大辱在公众场合说出来,太不给他面子了。这位日本商人根本没有任何歉意,他大摇大摆的去卫生间了。马云龙能理解包局长此刻的心情,他拍了拍包局长的肩头安慰道:“他们小日本欺负我们中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!总有一天会给你一个公道的!”包局长感激的对马云龙点点头,深为自己有失国体拍这个小日本的马屁而羞愧!其实他拍马屁是有原因的,因为他想送他的大孙子到日本读大学,他以前跟这位小日本有点交情,想托他帮忙。可没想到,他们包家的大仇人竟然是这个小日本的祖辈,他刚才的私心差点对不起自家祖辈的雪海深仇。

    两个正说着,忽然马云龙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从通往洗手间的通道跑出来,跑到申瑶和陆柔处哭了起来。他赶紧来到女儿身边,问她怎么了?爱嫣哭得有些泣不成声,是申瑶告诉马云龙的。原来有一个脖子上挂有玉佩的日本男人,在经过她身边时,摸了一下她的股部,下流的说“好大,好有弹性!干起来一定舒服!”

    马云龙听到申瑶的讲述,知道是什么人调戏他女儿了,他怒不可遏的要找这个小日本算帐!这时陆书记显然也知道个中原因,他连忙 拦住马云龙,让他注意影响,不要闹出什么事端,影响了中日友谊。马云龙反问陆书记,污辱咱们中国女性,不尊重我们代表团,还跟他们小日本讲什么友谊?陆书记是老政工出身,会用党的思想教育人。他说这是日本个别人的丑恶面目,不代表日本本身,我们应从大体出发,不计较这些小事!对这事,我会跟他们日本政府表态的。

    马云龙也不想将事闹大,他只好忍一忍,但这并不代表他软弱!他回身就对陆柔说:“把这个日本商人的底细搞清楚,我要他家破财失!”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 ](快捷键→)